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亲爱的英,
现在我的老公看着二宝,大宝在独自地写作业,而我坐在电脑前正在认真专注地给你写这封信。
现在的你12岁吧,正在上初中。今天我特别想跟你聊聊那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觉得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而现在我又是怎样看待的。
我记得那个初中是咱们县城最好的初中了,当时好象还是爸爸托熟人才进去的,现在看来很不容易,但似乎那个时候并不领情,觉得自己没有自由,什么事情都是爸爸安排好的。那个学校离家有大概15里的路程,我记得刚上初中时,就总是想要回家,其实爸爸妈妈因为要做生意,所以基本上不在家里的,而在家里的只有爷爷奶奶,但我依然总是在学校呆不住,觉得头疼,想要回家,那时候胆子也很大,有时候下了晚自习都8点多了,自己骑个自行车就那样摸黑回去的,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要知道一个12岁的孩子,骑个二八的大号自行车,骑行15里路,中间还会有一些庄稼地,没有路灯,想想还是很危险的事情,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总想回家,不愿意呆在学校,现在38岁的我,应该算是了解了自己当时的内心,大概自己没有安全感,在学校里有太多未知让自己感到焦虑和自卑,所以想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喘口气,哪怕爸爸妈妈并不在家,那也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为什么学校会让你感到焦虑和自卑呢?我记得当时的我,好象每天都过得不怎么开心,好象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总之过得有些压抑,大概是12岁,正值青春期吧,青春期是段有点可怕的年龄,似乎内心装满了小秘密,不愿意跟人分享,还总是喜欢和人反着来,总之是有点讨人厌的那种。那时候也许年龄小,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会去想自己为什么不开心,于是就是啥事都自己憋着,人际关系好象也处理得很差,不知道该如何和同学、老师相处,就象是任督二脉没有打通一下,整个人似乎都是拧巴着的,所以感觉都不太顺,于是经常性头疼,现在想想,已经分辨不出来,到底是真的头疼,还是内心对学校要面对的人、面对的事产生的恐惧而条件反射出的头疼,现在想想,12岁的你过得还真是有点特别。
现如今,还有一件事情记忆很深,那就是在学校做操的时候,站在后面的一个高个子男生,他叫什么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记得他个子很高,好象学习挺差的,他指着你穿的白鞋对其他同学说,你看她穿得那是什么鞋呀,一看就很土,当时好象挺流行那种白色运动鞋,而你脚 上穿的那双还是表姐淘汰下来的,看上去是显得很旧,你听到同学样当众取笑自己,你并没有反驳,但是内心顿时充满了自卑,甚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按理来说,爸爸那时候在西安做生意,家里还是有些钱的,但为什么自己在学校受到这样的委屈之后,竟然都没有意识到,去找爸爸妈妈,让他们给你买双象样的白鞋,或许爸爸妈妈不在身边,那时候打电话都不是那么方便,加上自己也住校,与父母沟通的机会是很少,所以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可能就是自己面对。说到这里,我想说,我现在这么喜欢买鞋,是不是跟小时候你经历的这件事情有关啊
好了,说了这些12岁的时候你经历的事情,现在说说现如今38岁的我,是如何理解这个事。从小到大要经历的事情有很多很多,而我们也是通过经历这些不断地长大、成熟。我们不是稻草人,不是泥人,无论现如今的自己是怎样的,生活是怎样的,都无法去怪罪过去,因为他没有意义,相反,我倒是觉得每次经历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比如我经历了12岁的孤独、焦虑和自卑,我会去思考,12岁的孩子渴望得到的是什么,而今我自己做了母亲,而且我们这个年纪已经不再像我的父母那辈人一样,需要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我们有了更多的渠道去学习和提高,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更好陪伴和支持,这也算是一种进化。
现在的我,儿女双全,老公贴心,父母也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弥补了小时候的缺憾,所以现如今的我是幸福的,12岁的你经历了一些至今都难以忘记的,对你来说有些难过甚至受伤的事情,但是你看,现在你全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内心更加通透,这岂不是一件好事?
好了,跟你唠叨这么多,让我们一起努力,做真实的自己,过好自己未来的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