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亲爱的英,
现在我的老公看着二宝,大宝在独自地写作业,而我坐在电脑前正在认真专注地给你写这封信。
现在的你12岁吧,正在上初中。今天我特别想跟你聊聊那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觉得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而现在我又是怎样看待的。
我记得那个初中是咱们县城最好的初中了,当时好象还是爸爸托熟人才进去的,现在看来很不容易,但似乎那个时候并不领情,觉得自己没有自由,什么事情都是爸爸安排好的。那个学校离家有大概15里的路程,我记得刚上初中时,就总是想要回家,其实爸爸妈妈因为要做生意,所以基本上不在家里的,而在家里的只有爷爷奶奶,但我依然总是在学校呆不住,觉得头疼,想要回家,那时候胆子也很大,有时候下了晚自习都8点多了,自己骑个自行车就那样摸黑回去的,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要知道一个12岁的孩子,骑个二八的大号自行车,骑行15里路,中间还会有一些庄稼地,没有路灯,想想还是很危险的事情,那个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总想回家,不愿意呆在学校,现在38岁的我,应该算是了解了自己当时的内心,大概自己没有安全感,在学校里有太多未知让自己感到焦虑和自卑,所以想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喘口气,哪怕爸爸妈妈并不在家,那也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为什么学校会让你感到焦虑和自卑呢?我记得当时的我,好象每天都过得不怎么开心,好象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总之过得有些压抑,大概是12岁,正值青春期吧,青春期是段有点可怕的年龄,似乎内心装满了小秘密,不愿意跟人分享,还总是喜欢和人反着来,总之是有点讨人厌的那种。那时候也许年龄小,也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会去想自己为什么不开心,于是就是啥事都自己憋着,人际关系好象也处理得很差,不知道该如何和同学、老师相处,就象是任督二脉没有打通一下,整个人似乎都是拧巴着的,所以感觉都不太顺,于是经常性头疼,现在想想,已经分辨不出来,到底是真的头疼,还是内心对学校要面对的人、面对的事产生的恐惧而条件反射出的头疼,现在想想,12岁的你过得还真是有点特别。
现如今,还有一件事情记忆很深,那就是在学校做操的时候,站在后面的一个高个子男生,他叫什么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记得他个子很高,好象学习挺差的,他指着你穿的白鞋对其他同学说,你看她穿得那是什么鞋呀,一看就很土,当时好象挺流行那种白色运动鞋,而你脚 上穿的那双还是表姐淘汰下来的,看上去是显得很旧,你听到同学样当众取笑自己,你并没有反驳,但是内心顿时充满了自卑,甚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按理来说,爸爸那时候在西安做生意,家里还是有些钱的,但为什么自己在学校受到这样的委屈之后,竟然都没有意识到,去找爸爸妈妈,让他们给你买双象样的白鞋,或许爸爸妈妈不在身边,那时候打电话都不是那么方便,加上自己也住校,与父母沟通的机会是很少,所以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可能就是自己面对。说到这里,我想说,我现在这么喜欢买鞋,是不是跟小时候你经历的这件事情有关啊
好了,说了这些12岁的时候你经历的事情,现在说说现如今38岁的我,是如何理解这个事。从小到大要经历的事情有很多很多,而我们也是通过经历这些不断地长大、成熟。我们不是稻草人,不是泥人,无论现如今的自己是怎样的,生活是怎样的,都无法去怪罪过去,因为他没有意义,相反,我倒是觉得每次经历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比如我经历了12岁的孤独、焦虑和自卑,我会去思考,12岁的孩子渴望得到的是什么,而今我自己做了母亲,而且我们这个年纪已经不再像我的父母那辈人一样,需要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我们有了更多的渠道去学习和提高,可以给自己的孩子更好陪伴和支持,这也算是一种进化。
现在的我,儿女双全,老公贴心,父母也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弥补了小时候的缺憾,所以现如今的我是幸福的,12岁的你经历了一些至今都难以忘记的,对你来说有些难过甚至受伤的事情,但是你看,现在你全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内心更加通透,这岂不是一件好事?
好了,跟你唠叨这么多,让我们一起努力,做真实的自己,过好自己未来的日子吧。

改变

这周我想要说的话题是有关改变。每个人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要在社会中生存,就会与人发生各种各样的关系,在不同的场合也会有着不同的身份,比如我在家里,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是余先生的太太,是我爸妈的女儿,是舅舅的姐姐,是安徽爷爷奶奶的儿媳,如果以前我还上班的话,我还是老板的职员,是下属的主管等等……,而琪琪也一样,在家里是爸爸妈妈的女儿,是乐乐的姐姐,是爷爷奶奶的外孙女,同样在学校里也是学生,是其他小朋友的同学,是郁可欣的好朋友等等……也因为我们有了这么多的身份,于是我们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角色上是需要适度的转化和调整的。
其实我想要说改变,最大的感触来自于舅妈,舅妈因为有自己的性格,之前可能会比较不爱说话,在家里也是总把自己关起来,不愿跟家里人沟通聊天,但今年我发现了咱们家改变最大的应该是舅妈,她开始变得开朗,不再那样封闭自己,这样一来,全家人都会觉得更加自在一些,尤其是爷爷奶奶,呆在这边带孩子,如果能和舅妈相处得开开心心,我作为女儿内心也会更加轻松一些。
比如我们家的展眉行动,其实也是妈妈想做出改变,现在虽说有时候着急了还是会皱眉头,但是不象以前那样斯无忌惮了,这是妈妈在觉察到自己的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用一些措施和方法让自己做出改变,而这种改变想要达到的目标就是让自己在意的人和自己更加舒服。其实前天晚上也是一样,琪琪做完作业,在削笔收书包,我看表已经10点过了,就过去说,你快去洗漱,我帮你削,而琪琪当时不是很友好地说,你总是削不好,当时我看到琪琪的反应,我就离开了,大概几分钟过后,琪琪给我递 了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妈妈,我刚才说你削不好,这是不好的话,我有时候就是会说一些不好的话,你知道的,对不起!我当时看了心里真是很欣慰,因为首先琪琪有着很迅速的觉察,能觉察到自己刚才说得好不友好了,其次,会立刻迅速地写了一张小字条,为自己的不友好行为道致,你看,这就是,琪琪也在为自己的妈妈做出改变,而这种改变会让妈妈,让咱们的家人感到舒服,让我们的家庭气氛更加和谐,而且我特别欣赏琪琪做事的方式,其实爸爸妈妈的两个孩子中,乐乐虽然现在还小,但我们都相信,琪琪做为第一个孩子,你一定会是最最像我们的一个,我和爸爸都不是那种很会说好听的话的人,虽然你已经甩我们几条街了,但骨子里,我们还是一样的,但你也学会了用你舒服的方式来表达你的情感或是歉意,这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再来说说这周,这周因为舌头起泡,所以别说一天20000字,一周加起来估计有2000字都不错了。但通过这一周,我又有一个感悟,那就是当妈妈懒一点,加引号的懒,管住嘴巴,孩子也会用自己的节奏非常好地完成自己的事情,妈妈不插手,不插嘴了,孩子才会有自己的节奏,有自己的节奏,或许才是属于自己的自由吧。接下来,妈妈又要开始自己的另一项修炼,就是像这周一样,少说话,少插嘴,孩子要过的是她的人生,而不是我的。
好了,这周的周记就写到这里吧。

舌尖上的痛

此刻坐在电脑前,仿佛只能感觉到来自舌尖的钻心的疼痛,这次的溃疡正好在舌尖,无论是咽口水还是吃东西、说话都能与牙齿触碰到,所以每每他们有亲密接触的时候,就疼痛难耐。下午好象更要严重一些,带动的周围的牙齿也开始疼,嘴唇也开始疼,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啊。以前自己没有这些痛苦的时候,从来不会感受到,原本嘴巴没有溃疡的时候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原来幸福每时每刻都是伴随着我们,只是我们没有在乎过,当有一天不在的时候,才发现,噢,原来那就是幸福。
清明节,国家法定放三天假,提前一天的时候,晚上和爸爸聊起去哪儿的问题,爸爸没有选景点,而是先选了酒店,才看附近有没有适合玩的地方,这和一般人不一样啊!不过你还别说,我们这次住的酒店,周边环境真的是非常好,酒店里竟然还有亲子公园,这才符合咱们家的标准,不去挤那些所谓的景点,而是找个僻静的地方,放松地散散步、聊聊天,有片草地孩子撒撒欢就可以啦!
去年清明节因为乐乐还小,所以我和乐乐就哪儿也没去,是爸爸带着琪琪去安徽的,当时好象返程的时候还提前了一天,专门在南京呆了一晚上,好象还和爸爸一起去K歌了,那是属于琪琪和爸爸共同的美好的回忆;转眼我们的乐乐也长大了,往后的节假日,我们都是四人同行,经过属于我们一家的共同的美好的回忆。
妈妈大概5月中旬要去兰州考试,最近会尽可能保证每天2个小时的学习,估计还需要在网上把人教版的电子教材找到,大致看看,如果被抽会有个印象。从下周开始,会排具体的学习计划,争取也能一次性通过,因为如果面试也通过了,就可以拿到教师资格证了,想想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而且妈妈以前就是给那些大学毕业生辅导面试技巧的,所以在面试技巧方面我是有把握的,接下来就是把试讲的内容提前准备一下即可。而对于琪琪来说,下周四会有一个英语的口语测试、下下周二是外教口试、下下周四是语文口试,4月25和26号两天就是其中考试了,所以琪琪同学,如果想要其中考试取得好成绩,你也需要做最后的冲刺。关于数学的学习,接下来应该加把劲,我认为爸爸说得有道理,同样的计算,有的题能算对,有的题算不对,显然不是计算方法的问题,大概就是没有完全沉浸到学习当中,心思不定,浮躁,就会容易出错,我觉得可以考虑试试爸爸说得方法,每天写作业前可以画会画,或是练会字,半小时后再开始写作业,这样会不会好点呢?从明天开始先这样试试吧。
乐乐上次因为吃了玉米消化不好,所以最近肠胃一真没以有之前那么好,接下来妈妈也会好好地把乐乐养一养,养成规律的睡眠和饮食习惯,最近看上去是瘦了点。
好了,今天的周记就写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