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出来了

6月28日,零晨1点26分,长宁妇幼保健院,我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一天,那一个时间点,我想我会记住一辈子。

我的预产期是6月27日,在离那一天的日子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心情很焦虑,后来接触了几个DDP,他们也都有同感,一方面是在恐惧那个生产的过程,因为太多的人都把那一时刻描述的很吓人,另一方面也在担忧宝宝是不是健康,虽然多少次告诉自己,经过那么多次严格的检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还是免不了去多想。

6月27日早上6点钟,我睡醒了,感觉肚子一阵一阵的痛,我碰了碰身边的老公,告诉他,我开始阵痛了,老公用怀疑的口吻说,不会吧。后来的事实证明,的确是十多分钟疼一次,在27号之前,我还每天和妈妈出去走一走,从水城路出去,再从安龙路回来,每天要走一个多小时,可那一天,我只能躺在床上让自己尽可能的多休息,养好精神,等待着医生所说的三分钟疼一次的时候的到来。那种疼痛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不光是肚子疼,连同后腰都会一起痛,于是老公还是妈妈都轮流着给我揉,老公还在间歇拿着相机给我拍照,那一时刻真的觉得自己的肚子就像是快要爆炸了,很大很大。阵痛来的时候,他们就给我揉,过去了,我就赶紧睡一会,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下午5点钟,4点多的时候,我让妈妈赶紧做饭,吃好饭我们就去医院,我在想这样痛了一天,晚上一定会生的,晚饭我特意多吃了一点,我记得妈妈给做的是面条,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五六分钟疼一次了,没有办法坐在凳子吃饭,只好吃一会,等阵痛来的时候,我就赶紧躺在沙发上,就这样吃好饭,妈妈和老公就提上早都准备好的东西我们去医院了。

打的过去,刚好15块钱,至今老公还保留着我们去的时候打的的发票,老公说做个纪念。

因为是周日,医院没有其他的人,只有急诊是开着的,老公在急诊窗口挂了号,我们就上了三楼产科。这个产科是封闭的,里面只有待产和生产的人,再加上一位家属。我们到的时候,外面等了很多的家属,大概有的是一个人生宝宝,全家都来陪的那种。我们按了门铃,护士让我进去了,说是要先做个检查,家属先在外面等。

进去之后,被护士叫进了一间房子,里面有两张床,上面已经躺着两个人在做胎心监护。护士让我坐在靠门的一张凳子上,说让我先等会,他们做好了就给我做胎监。先给我量下体温和血压,于是我是强忍着肚子痛歪歪斜斜的半躺在那个凳子上,等待着护士过来给我量体温和血压。大概五分钟后护士过来了,血压正常,体温正常,于是又开始让我等,等那两个人胎监做好了我才能躺上去,那个时候才深深地感觉到,虽然很痛,但能躺着也会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等的过程伴随着五六分钟一次的疼痛,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再加上其中一个床上的妈妈在不停的叫,我就感觉更加疼了,那种情绪是会传染的。

大概等了二十多分钟,那个疼得乱叫的妈妈胎监做好了,护士让我躺了上去,还像产检时一样,肚子上被绑上了胎心监护仪,躺在床上,依然是肚子和后腰剧烈的疼痛,没有人帮自己揉,就觉得生个孩子还真是不容易呀。躺着做胎监的时候,护士拿来了几张表,让我阅读后签字,大概就是有关生产方面的,现在已经记不清都签了哪几个表,那个时候疼痛抢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已经无心顾忌其他了。

大概监护了半个多小时,医生说胎心监护是好的,然后又用手摸了一下,说宫口开了半公分,然后给了我一套衣服,说你一会上厕所的时候把衣服换上,我去叫你的家属进来,于是我就按照她的指示,换上了宽大的绿色的,印着长宁妇保字样的衣服,不一会就看老公,穿着蓝色的大褂,带着蓝色的帽子,穿着拖鞋进来了。那个医院每个孕妇可以有一位家属从待产到生全程陪同,中间可以换人,但每次只能进来一个人。

我进的那个待产室里面有三张床,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妈妈在里面待产,痛得又哭又叫,我躺在她的隔壁,每个床之间都是用帘子四边拉起来的,老公坐在我的床边,我们每次听到那个妈妈在歇斯底里的叫喊的时候,我们就对视一下,心里在想,至于吗?看我多坚强都不叫的,虽然痛,但是老公帮我揉揉我还是能坚持的。隔壁床的妈妈在待产的时候有一个导乐,在她阵痛来的时候,导乐就会帮助她呼吸,减轻疼痛。于是我们就问护士,我们的导乐呢,护士说,等宫口开到三公分,他们会叫导乐过来的,可谁知道,这三公分还真是难开呀,前三公分开的最慢,到刚进来时的五六分钟痛一次,到后来的三分钟痛一次,依然没有见到导乐的影子,中间我们按了三次床铃,护士过来检查,都是一公分半,两公分,两公分半,心想这些人还真是牛,就这样一摸,就能精确到几个半公分。三分钟疼一次的时候,才知道前面那个妈妈绝对不是娇情,真的是很痛,在没有导乐的情况下,老公现学现卖,当起了我的导乐,帮助我呼吸,“放松……呼……吸……”,这样在每次疼痛的间隙,我竟然还能迷糊一会,这为进到产房后储存了不少的体力。在每次阵痛来的时候,老公就宽慰我,说你就想着这每疼一次,就少一次,每次疼的时候,就是宝宝也在用力往外挤,说明他想出来了。听到这些,就好心疼肚子里这还没出来的小家伙,心里在暗暗发誓,妈妈一定拼了命也要把宝宝生出来!

在第三次按了床铃之后,护士检查完后,说要做胎监,又在我的肚子上绑了东西,绑之前我还可以侧着睡,绑了之后,只能平着睡,后腰也没有办法揉了,真是痛苦不堪。那个胎监的显示器上会显示宫压,在宫缩来的时候,宫压就会非常高,达到一百多的时候,就会痛得非常厉害,老公站在边上,还一直在报,80,90,100多了,这无疑给了我非常大的压力,让我下意识地觉得,真得是越来越痛了,比之前更痛了,所以我就不让他再念了,还让老公去找护士,把这个东西去掉,绑在肚子上都要难受死了,那个又哭又叫的妈妈走了,现在就轮到我在那里又哭又叫了,还说我不要生了,疼死了,其实那都是气话,如果那个时候让我再去剖腹产,我肯定是不愿意的,因为老早之前我就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宝宝生出来的。后来护士过来看了一下胎监的数据觉得是正常的就把它取掉了。

在待产的中间,我让老公出去换妈妈进来呆了一会,我是担心妈妈一个人在外面等的时间太久了,会很担心,所以让妈妈进来陪我一会,大概一个多小时,妈妈又出去了,换了老公进来。

这种阵痛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2点多,越来越痛,越来越频繁,基本上阵痛一次接着一次,没有办法喘吸,12点多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按了床铃,进来了另外一个医生,摸了一下,说已经开了五六公分了,可以进产房了,于是出去叫了护工把床推了进来,几个人一起帮我搬上了推床,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已经笨重到了极点。

 到了产房,医生介绍了她,姓什么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感觉那个时候的意识是不太清楚的。医生指导我躺在那个产床上,两个腿担在了两边的架子上,不要说生孩子,就光这样的姿势摆上几分钟也难受的要死。之后,医生在我的左胳膊上扎了针,在输液,好象是催产素吧,不大清楚了,只是说那个针头是软的,不影响生的时候手的活动的。接下来医生一边在做手术前的准备,一边指导我如何用力,接生的医生她的声音,她的气势,她吼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是极其有感染力的,在她的鼓励力,我很快就知道该怎么用力了,只是每次用力的时候,我的屁股都会失去控制的动,医生说,等宝宝快要出来的时候,千万不能这样动,否则会有危险,她的这个交待我记得非常清楚,看来我的意识不清楚是有选择性的。用力的过程真的就像是电视上看到的那样,歇斯底里,往下屏气,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疼痛的一件事情,医生的鼓励对我的帮助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宝宝的头真的可以看见了,反正她就说,宝宝的头已经快要出来了,再用一次力,我一听这个,就拼了老命地用劲,结果弄得自己腿也抽筋了,医生赶紧帮我拍了拍腿,弄好了,继续。

 整个生产的过程大概也就半个多小时,在28号的零晨1点26分,我的女儿出来了,在生的过程中,老公是站在我头的一边的,我的身上有布挡着,所以整个接生的过程老公是看不见的。只听见一张啼哭,老公说出来了出来了,我问老公,是男孩还是女孩,老公说是女儿,我们互相看着对方,满足的笑了,我又问老公,长得像谁呀,老公说,像你弟,像东波。又过了一会,老公说,“女儿还是长得像我,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那是当然,琪琪是爸爸的女儿嘛,当然像爸爸。

接下来,医生把宝宝放在我左边的一个小床上,用纸慢慢擦去了宝宝脸上还有身上的血和羊水,我戴好眼镜,看着身边的小家伙,只见她张着大嘴巴很大声地在哭,小脸红红的,头发很黑很长,我和老公说,宝宝的脸好红呀,医生说,现在越红,长大了就越白,不用担心的。另外,宝宝的左脸上还有一个小白点,医生说,刚生出来的宝宝皮肤就是那样的,长长就越来越光滑,越来越漂亮了。身上擦好了,又进来了一位年轻的护士,把宝宝抱去称了称,报告说,体重是3700g,出生时间:28号零晨1点26分。接下来,医生就给宝宝穿了一套医院的婴儿服,是蓝色小花的,像个小包被。然后说,妈妈要抱一会宝宝,和宝宝建立感情,接着把宝宝放在我的右胳膊上,就那样,妈妈躺在产床上,第一次抱了宝宝,看到她可爱的样子,真是觉得一切的疼痛,受得一切的罪都没什么,都是值得的,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真正地明白母亲的涵义。正当我们都高兴的在给看宝宝的时候,完全忽略了还在产房外焦急等等的妈妈,赶快让老公出去给妈妈报喜,母女平安。

在产房里又观察了两个小时,我才和女儿一起被推出产房,住进休养室的,在观察期间,妈妈在产房外打电话给老公,问不是说已经生了吗,怎么还不出来,妈妈不知道出了之后还要观察2个小时,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公也不说清楚。因为女儿出生是在半夜,房间又是满的,所以妈妈和宝宝只能睡在加床上,进到房间不久,护士就来了,指导我们怎么喂奶,因为那时候妈妈还没有奶水,但还要让宝宝去吸,这样才能早点出奶,护士说让我们向其他妈妈借一个喂奶的小管子,说第二天可以在一楼的小卖部里买上几个。邻床的妈妈借了我们宝宝一个,护士会在那个喂奶器里装上冲好的奶粉,然后把管子连妈妈的乳头一起放进宝宝嘴里,这样宝宝在吸的同时可以把喂奶器里的奶水吸出来,护士说,是骗她,让她以为是吃到妈妈奶了。这一招好象还真管用,宝宝吸的很拼命,只是毕竟太小,很弱,没吸几口就累了,就不动了,在那里等着那个管子里的奶滴到自己嘴里,再咽下去。护士对付她的“偷懒”也是有一套的,拽拽他的耳朵,宝宝就又开始吸了,大概是累得睡着了。护士还交待我,两个小时之内要去小便,越早小便越好。还了,在生之前老公买了橙汁,为了极早排便,喝这个是最管用的了。安顿好我们母女之后,我让老公先把妈妈送回去休息了,那时候已经凌晨4点了,妈妈身体不好,熬了大半夜肯定受不了。本来是在生之前就让妈妈回去的,结果妈妈说她在家里肯定睡不着,很更担心,还不如在医院呆着,只好依着她了。

大老公和妈妈走了之后,护士就过来要扶我上厕所,后来还是自己一个人进去上的,站起来的时候头很晕,毕竟流了不少血。所以就扶着墙立刻躺下休息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老公又回来了,天也快亮了,老公买了包子和豆浆,于是我们在不影响其他妈妈休息的情况下,把早餐吃了,那时候我的女儿就躺在我们身边安静地睡着。按理来说,已经折腾了一天半夜了,应该很累很累了,但那时候的心情是激动和兴奋的,怎么也睡不着,包括接下来的两天在医院里也没有怎么好好睡,整个人完全是沉浸在幸福之中。

早上8点多,妈妈就又来了,我说怎么不多睡会,4点多才回去的,妈妈说,因为爸爸早早就打电话给她,她就起来了,给我熬了小米粥,里面有红枣和鸡蛋,还放了一些红糖,那是我们那里做月子每个女人都要吃的,即清淡又有营养,我也非常喜欢喝,记得小时候就喜欢跟着妈妈去看那些刚生完宝宝的人,因为可以到人家家里喝上一碗那样的小米粥,儿时的记忆很深刻,没想到现在自己也做了母亲,也喝上了属于自己的小米粥。妈妈那天来,脸色很不好,很苍白,就让妈妈躺在我的身边歇会,妈妈不肯,说让我好好休息,后来才知道,妈妈是那天晚上在产房外一直等,听老公说生了,又好久没有出来,她吓得要命,后来才想起来要给老公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父母年纪都大了,真的是经不住什么事情了。

妈妈来了,就换老公回去休息了。老公也熬了一天一夜,很辛苦,宝宝出生时,正好赶上老公升职总监,所以早上他回到家洗个澡睡了一会,下午还去了一趟公司,下午下班的时候请好了三天的陪护假,安心陪我们母女。

医院的整个流程是很完善的,两天的住院期间,对妈妈和新生儿都做了相关的检查,包括妈妈伤口的检查,宝宝的体温、听力以及打预防针等各方面都做了检查,每天早上护士还会抱着宝宝去洗澡。

宝宝一生下来胆子就很小,稍微有一点小动静都会吓得一惊,晚上她基本上还是很乖的,不怎么闹,不过有其他的小朋友一哭,他也就跟着哭。在医院住的第二天晚上,琪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基本上一整夜都没有睡,一直在哭闹,老公抱着她在走廊里转了一夜,还好宝宝后来回到家,月子里包括现在也并不是这样的,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

30号下午3点,老公办好了出院手续,我们就带着宝宝回家了。出院的时候,护士问你们宝宝叫什么名字呀,我说叫余诗琪,护士说,这个名字嗲得咧。嘿嘿。。。这个名字是我和老公在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如果是女儿就叫这个名字,而且我们一直期望生个女儿,这真的是如愿了。

琪琪出来了,我们的新生活也开始了,祝愿我漂亮的女儿能快乐健康!爸爸妈妈爱你。

                                                                                                                                                     

期待焦虑(2010-06-23 10:18:36)

 今天已经是39周的第四天了,宝宝还是稳稳地呆在妈妈肚子里面,没有丝毫要出来的迹象,这让妈妈变得一天比一天焦虑,似乎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对宝宝的期待变得更加的强烈,所以这等待的时间就会觉得很焦虑,一方面呢,妈妈想让这一天早早到来,早一天让我们和爸爸一起过上三口之家的日子,一方面,妈妈其实还是很害怕生产的过程,因为妈妈不知道这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昨天晚上妈妈看了外婆和外公的体检报告,上面的一些病症,妈妈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会不会很严重,所以心里也很乱,心情变得很糟糕,能感觉到,在妈妈怀孕的这段时间里,其实爸爸给予了妈妈最大限度的包容、理解和忍耐,妈妈很感激,但是宝宝你知道吗?妈妈现在似乎很脆弱脆弱,经常为一点小小的事情,就会掉眼泪,就像前几天,为了一点煤气费,在爸爸看来,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算什么事情,只要不破坏心情就好,可是妈妈就是一根筋的想不通,后来还是在中介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觉得自己委屈得不得了,在家里一个人哭得稀里哗拉的,不知道别的妈妈在怀孕宝宝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

    昨天,外婆陪着妈妈去做检查了,做了B超,胎监还有一些常规的检查,医生说各方面都很好,只是宝宝现在还没有入盆,不过入不入盆与什么时候生没有直接的联系,只要宫缩开始了,宝宝的头就会很快入盆,宝宝,爸爸妈妈现在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宝宝来了,希望宝宝不要让爸爸妈妈等得太久啊。医生还说,宝宝现在大概有七斤左右,依然是头位,而且没有脐带绕颈,看来宝宝一直很乖啊,从头到尾都没有脐带绕颈,真是很棒。

    昨天做B超的一些数据记录一下:头位。双顶径:94mm,头围:325mm,腹围:353mm,股骨长:67mm,肱骨长:61mm,羊水:33+27+45+42,胎心:147/分,胎盘位置:后壁,胎盘厚度:34mm,胎盘下缘:距内口>78mm,枕额径:113mm,腹径:113*110

    上次做B超是36周,三周的时间,宝宝已经长大了不少,不过如果出生的时候是七斤左右的话,妈妈还是很有信心能把宝宝生下来的。宝贝一起加油吧,我们争取在27号,也就是你预产期的时候出来,好吗?

    最后,妈妈还想对爸爸说几句话:老公,非常感谢你这些日子来对我的蛮横、不讲道理甚至是莫名期妙的情绪给予的包容、理解和忍耐,也感谢你对我的父母那样的用心,这一切我都记在心里,并且很感激,我想我会让我们将来的生活,和我们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变得也很和谐和幸福。谢谢你!

结婚纪念日(2010-06-09 13:06:33)

宝宝,6月8日,是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日,三年前的那一天,爸爸妈妈真正组成了家庭,开始新的生活。转眼三年过去,这三年里,爸爸妈妈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发生了很多很多的故事,不过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早上爸爸去上班,给妈妈发来短信,说“老婆,周年快乐,一路走来有你陪伴,真好”,妈妈哭了,是幸福的眼泪,是呀,一路走来,爸爸妈妈互相帮助,互相关爱,有了爱情,也有了亲情,也是因为这些,爸爸妈妈才决定让宝宝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当中,感受爸爸妈妈的爱,感受我们对宝宝共同的爱。

    晚上,爸爸回来,捧了一束非常漂亮的玫瑰花,是送给妈妈的礼物,妈妈很感动,爸爸是一个很好的丈夫,无论是妈妈过生日,或是像这样的纪念日,他都会记住,而且都会给妈妈带来惊喜,宝宝,知道吗?妈妈感受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子,妈妈希望你能找一个男人,像爸爸一样,爱你,呵护你。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子,妈妈也同样希望你像爸爸一样,去爱,去呵护你将来的妻子。

    昨天下午去医院产检了,是常规检查,已经是第三次做胎监了,所以不像第一次那样紧张,最主要的是我开始相信,在胎监的半个多小时里面,我的宝宝一定会在妈妈肚子里面闹腾,而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害羞,果然,只做了半个小时,医生就说好了,而且依然打了10分,说宝宝非常好,妈妈很放心。

    这周已经是37周了,宝宝还没有入盆,有点着急,但医生说,入不入盆和什么时候生没有直接的关系,有时候宫缩开始了,宝宝会很快入盆,很快就会生了,只好听医生的。下次做胎监是13号下午,然后就到22号再去做B超,那个时候已经是39周了,不知道宝宝还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如果可以等到的话,那么妈妈基本上就可以知道宝宝的重量、头围,医生会告诉妈妈是不是可以正常顺产。

    6月1号去做的B超,双顶径是89,头围313,腹围310,股骨长度65,肱骨长度59,羊水47+31+30+34,胎盘厚度32,分级是2级。

    这是上次B超的数据,下次再做就可以做个比较。

    宝宝,外公和外婆13号就要过来啦,到时候妈妈就不会因为爸爸去上班赚钱而自己呆在家里闷得慌了。呵呵。。我们一家人期待宝宝早一天出生噢。

    妈妈爱你!

办理《孕妇联系手册》(2010-06-03 10:37:19)

昨天早上居委会的庞阿姨就给我打电话了,是办理孕妇联系手册的事情。

  早上东波陪我一起去的,先是在庞阿姨那里拿了孕妇联系单和流动人口的什么证明就去了仙霞计生办,本来出了大门走几步就到了,结果我们找错了方向,绕了一大圈,直到晚上才发现脚底都出了一个水泡,真是痛啊。

  在仙霞社区计生办,负责人在电脑里录入了相关的信息,然后给我打印了一份《流动人口婚育证明》,再加上居委会开的《孕妇联系单》要去地段医院办理小卡,也就是《孕妇联系手册》。因为时间已经很晚,地段医院中午11点就已经不办理相关手续了,所以只能推到今天。

  今天早上8点半就出门,短短的距离,依然走了半个小时才到,现在身体越来越重,不过幸好已经不上班了,否则腿脚会肿得更厉害。地段医院似乎不大,但科室貌似还挺齐全,年轻人不多,90%以上都是老年人在挂号,瞧病,在前台说明来意,先填了一张病历卡,然后挂号“妇产科”,7.1元。上了二楼,等了大概15分钟就轮到我了,跟医生说,我是来办《孕妇联系手册》的,医生头也不抬一下,说我知道。我只好静静坐着,等她来问我问题。医生拿出一张表,登记了相关信息,主要是预产期是什么时间、生完孩子在哪里住、电话等,留这些信息,估计就像居委的阿姨所说的那样,在生完孩子后,地段医院的人要上门给宝宝检查身体的。本来要给我一本新的孕妇联系手册,但我看那个册子跟长妇幼给我发的是一样的,就跟医生讲了,医生说那就不再给了,最后还给了一张纸,上面有十道关于孕妇的题目,幸好我看得书多,基本的知识都还是知道的,难不倒我,我花了三分钟认真地答完了,结果医生看也不看一眼,就跟我的一系列表格夹在了一起,并把《流动人口婚育证明》还给了我,说“小姑娘,你的好了,可以走了”,我很纳闷,花了很多心思开的证明,怎么不收走呢,就问了医生,医生说,等生完孩子,接生的医院会收的,我这才明白,便背起包出门了。

  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但也许是习惯了长妇幼的看病流程和服务态度,所以觉得这个医院的整体服务还是跟不上的,还有就是,看病的大部分是老年人,但医院却没有电梯,让老人家拄着拐杖上下楼梯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基本上所有的事情就已经办完了,接下来就静静等着宝贝出生,以后也可以正常去给宝宝打预防针了。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