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出来了

6月28日,零晨1点26分,长宁妇幼保健院,我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一天,那一个时间点,我想我会记住一辈子。

我的预产期是6月27日,在离那一天的日子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心情很焦虑,后来接触了几个DDP,他们也都有同感,一方面是在恐惧那个生产的过程,因为太多的人都把那一时刻描述的很吓人,另一方面也在担忧宝宝是不是健康,虽然多少次告诉自己,经过那么多次严格的检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还是免不了去多想。

6月27日早上6点钟,我睡醒了,感觉肚子一阵一阵的痛,我碰了碰身边的老公,告诉他,我开始阵痛了,老公用怀疑的口吻说,不会吧。后来的事实证明,的确是十多分钟疼一次,在27号之前,我还每天和妈妈出去走一走,从水城路出去,再从安龙路回来,每天要走一个多小时,可那一天,我只能躺在床上让自己尽可能的多休息,养好精神,等待着医生所说的三分钟疼一次的时候的到来。那种疼痛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不光是肚子疼,连同后腰都会一起痛,于是老公还是妈妈都轮流着给我揉,老公还在间歇拿着相机给我拍照,那一时刻真的觉得自己的肚子就像是快要爆炸了,很大很大。阵痛来的时候,他们就给我揉,过去了,我就赶紧睡一会,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下午5点钟,4点多的时候,我让妈妈赶紧做饭,吃好饭我们就去医院,我在想这样痛了一天,晚上一定会生的,晚饭我特意多吃了一点,我记得妈妈给做的是面条,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五六分钟疼一次了,没有办法坐在凳子吃饭,只好吃一会,等阵痛来的时候,我就赶紧躺在沙发上,就这样吃好饭,妈妈和老公就提上早都准备好的东西我们去医院了。

打的过去,刚好15块钱,至今老公还保留着我们去的时候打的的发票,老公说做个纪念。

因为是周日,医院没有其他的人,只有急诊是开着的,老公在急诊窗口挂了号,我们就上了三楼产科。这个产科是封闭的,里面只有待产和生产的人,再加上一位家属。我们到的时候,外面等了很多的家属,大概有的是一个人生宝宝,全家都来陪的那种。我们按了门铃,护士让我进去了,说是要先做个检查,家属先在外面等。

进去之后,被护士叫进了一间房子,里面有两张床,上面已经躺着两个人在做胎心监护。护士让我坐在靠门的一张凳子上,说让我先等会,他们做好了就给我做胎监。先给我量下体温和血压,于是我是强忍着肚子痛歪歪斜斜的半躺在那个凳子上,等待着护士过来给我量体温和血压。大概五分钟后护士过来了,血压正常,体温正常,于是又开始让我等,等那两个人胎监做好了我才能躺上去,那个时候才深深地感觉到,虽然很痛,但能躺着也会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等的过程伴随着五六分钟一次的疼痛,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再加上其中一个床上的妈妈在不停的叫,我就感觉更加疼了,那种情绪是会传染的。

大概等了二十多分钟,那个疼得乱叫的妈妈胎监做好了,护士让我躺了上去,还像产检时一样,肚子上被绑上了胎心监护仪,躺在床上,依然是肚子和后腰剧烈的疼痛,没有人帮自己揉,就觉得生个孩子还真是不容易呀。躺着做胎监的时候,护士拿来了几张表,让我阅读后签字,大概就是有关生产方面的,现在已经记不清都签了哪几个表,那个时候疼痛抢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已经无心顾忌其他了。

大概监护了半个多小时,医生说胎心监护是好的,然后又用手摸了一下,说宫口开了半公分,然后给了我一套衣服,说你一会上厕所的时候把衣服换上,我去叫你的家属进来,于是我就按照她的指示,换上了宽大的绿色的,印着长宁妇保字样的衣服,不一会就看老公,穿着蓝色的大褂,带着蓝色的帽子,穿着拖鞋进来了。那个医院每个孕妇可以有一位家属从待产到生全程陪同,中间可以换人,但每次只能进来一个人。

我进的那个待产室里面有三张床,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妈妈在里面待产,痛得又哭又叫,我躺在她的隔壁,每个床之间都是用帘子四边拉起来的,老公坐在我的床边,我们每次听到那个妈妈在歇斯底里的叫喊的时候,我们就对视一下,心里在想,至于吗?看我多坚强都不叫的,虽然痛,但是老公帮我揉揉我还是能坚持的。隔壁床的妈妈在待产的时候有一个导乐,在她阵痛来的时候,导乐就会帮助她呼吸,减轻疼痛。于是我们就问护士,我们的导乐呢,护士说,等宫口开到三公分,他们会叫导乐过来的,可谁知道,这三公分还真是难开呀,前三公分开的最慢,到刚进来时的五六分钟痛一次,到后来的三分钟痛一次,依然没有见到导乐的影子,中间我们按了三次床铃,护士过来检查,都是一公分半,两公分,两公分半,心想这些人还真是牛,就这样一摸,就能精确到几个半公分。三分钟疼一次的时候,才知道前面那个妈妈绝对不是娇情,真的是很痛,在没有导乐的情况下,老公现学现卖,当起了我的导乐,帮助我呼吸,“放松……呼……吸……”,这样在每次疼痛的间隙,我竟然还能迷糊一会,这为进到产房后储存了不少的体力。在每次阵痛来的时候,老公就宽慰我,说你就想着这每疼一次,就少一次,每次疼的时候,就是宝宝也在用力往外挤,说明他想出来了。听到这些,就好心疼肚子里这还没出来的小家伙,心里在暗暗发誓,妈妈一定拼了命也要把宝宝生出来!

在第三次按了床铃之后,护士检查完后,说要做胎监,又在我的肚子上绑了东西,绑之前我还可以侧着睡,绑了之后,只能平着睡,后腰也没有办法揉了,真是痛苦不堪。那个胎监的显示器上会显示宫压,在宫缩来的时候,宫压就会非常高,达到一百多的时候,就会痛得非常厉害,老公站在边上,还一直在报,80,90,100多了,这无疑给了我非常大的压力,让我下意识地觉得,真得是越来越痛了,比之前更痛了,所以我就不让他再念了,还让老公去找护士,把这个东西去掉,绑在肚子上都要难受死了,那个又哭又叫的妈妈走了,现在就轮到我在那里又哭又叫了,还说我不要生了,疼死了,其实那都是气话,如果那个时候让我再去剖腹产,我肯定是不愿意的,因为老早之前我就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宝宝生出来的。后来护士过来看了一下胎监的数据觉得是正常的就把它取掉了。

在待产的中间,我让老公出去换妈妈进来呆了一会,我是担心妈妈一个人在外面等的时间太久了,会很担心,所以让妈妈进来陪我一会,大概一个多小时,妈妈又出去了,换了老公进来。

这种阵痛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2点多,越来越痛,越来越频繁,基本上阵痛一次接着一次,没有办法喘吸,12点多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按了床铃,进来了另外一个医生,摸了一下,说已经开了五六公分了,可以进产房了,于是出去叫了护工把床推了进来,几个人一起帮我搬上了推床,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已经笨重到了极点。

 到了产房,医生介绍了她,姓什么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感觉那个时候的意识是不太清楚的。医生指导我躺在那个产床上,两个腿担在了两边的架子上,不要说生孩子,就光这样的姿势摆上几分钟也难受的要死。之后,医生在我的左胳膊上扎了针,在输液,好象是催产素吧,不大清楚了,只是说那个针头是软的,不影响生的时候手的活动的。接下来医生一边在做手术前的准备,一边指导我如何用力,接生的医生她的声音,她的气势,她吼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是极其有感染力的,在她的鼓励力,我很快就知道该怎么用力了,只是每次用力的时候,我的屁股都会失去控制的动,医生说,等宝宝快要出来的时候,千万不能这样动,否则会有危险,她的这个交待我记得非常清楚,看来我的意识不清楚是有选择性的。用力的过程真的就像是电视上看到的那样,歇斯底里,往下屏气,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疼痛的一件事情,医生的鼓励对我的帮助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宝宝的头真的可以看见了,反正她就说,宝宝的头已经快要出来了,再用一次力,我一听这个,就拼了老命地用劲,结果弄得自己腿也抽筋了,医生赶紧帮我拍了拍腿,弄好了,继续。

 整个生产的过程大概也就半个多小时,在28号的零晨1点26分,我的女儿出来了,在生的过程中,老公是站在我头的一边的,我的身上有布挡着,所以整个接生的过程老公是看不见的。只听见一张啼哭,老公说出来了出来了,我问老公,是男孩还是女孩,老公说是女儿,我们互相看着对方,满足的笑了,我又问老公,长得像谁呀,老公说,像你弟,像东波。又过了一会,老公说,“女儿还是长得像我,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那是当然,琪琪是爸爸的女儿嘛,当然像爸爸。

接下来,医生把宝宝放在我左边的一个小床上,用纸慢慢擦去了宝宝脸上还有身上的血和羊水,我戴好眼镜,看着身边的小家伙,只见她张着大嘴巴很大声地在哭,小脸红红的,头发很黑很长,我和老公说,宝宝的脸好红呀,医生说,现在越红,长大了就越白,不用担心的。另外,宝宝的左脸上还有一个小白点,医生说,刚生出来的宝宝皮肤就是那样的,长长就越来越光滑,越来越漂亮了。身上擦好了,又进来了一位年轻的护士,把宝宝抱去称了称,报告说,体重是3700g,出生时间:28号零晨1点26分。接下来,医生就给宝宝穿了一套医院的婴儿服,是蓝色小花的,像个小包被。然后说,妈妈要抱一会宝宝,和宝宝建立感情,接着把宝宝放在我的右胳膊上,就那样,妈妈躺在产床上,第一次抱了宝宝,看到她可爱的样子,真是觉得一切的疼痛,受得一切的罪都没什么,都是值得的,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真正地明白母亲的涵义。正当我们都高兴的在给看宝宝的时候,完全忽略了还在产房外焦急等等的妈妈,赶快让老公出去给妈妈报喜,母女平安。

在产房里又观察了两个小时,我才和女儿一起被推出产房,住进休养室的,在观察期间,妈妈在产房外打电话给老公,问不是说已经生了吗,怎么还不出来,妈妈不知道出了之后还要观察2个小时,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公也不说清楚。因为女儿出生是在半夜,房间又是满的,所以妈妈和宝宝只能睡在加床上,进到房间不久,护士就来了,指导我们怎么喂奶,因为那时候妈妈还没有奶水,但还要让宝宝去吸,这样才能早点出奶,护士说让我们向其他妈妈借一个喂奶的小管子,说第二天可以在一楼的小卖部里买上几个。邻床的妈妈借了我们宝宝一个,护士会在那个喂奶器里装上冲好的奶粉,然后把管子连妈妈的乳头一起放进宝宝嘴里,这样宝宝在吸的同时可以把喂奶器里的奶水吸出来,护士说,是骗她,让她以为是吃到妈妈奶了。这一招好象还真管用,宝宝吸的很拼命,只是毕竟太小,很弱,没吸几口就累了,就不动了,在那里等着那个管子里的奶滴到自己嘴里,再咽下去。护士对付她的“偷懒”也是有一套的,拽拽他的耳朵,宝宝就又开始吸了,大概是累得睡着了。护士还交待我,两个小时之内要去小便,越早小便越好。还了,在生之前老公买了橙汁,为了极早排便,喝这个是最管用的了。安顿好我们母女之后,我让老公先把妈妈送回去休息了,那时候已经凌晨4点了,妈妈身体不好,熬了大半夜肯定受不了。本来是在生之前就让妈妈回去的,结果妈妈说她在家里肯定睡不着,很更担心,还不如在医院呆着,只好依着她了。

大老公和妈妈走了之后,护士就过来要扶我上厕所,后来还是自己一个人进去上的,站起来的时候头很晕,毕竟流了不少血。所以就扶着墙立刻躺下休息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老公又回来了,天也快亮了,老公买了包子和豆浆,于是我们在不影响其他妈妈休息的情况下,把早餐吃了,那时候我的女儿就躺在我们身边安静地睡着。按理来说,已经折腾了一天半夜了,应该很累很累了,但那时候的心情是激动和兴奋的,怎么也睡不着,包括接下来的两天在医院里也没有怎么好好睡,整个人完全是沉浸在幸福之中。

早上8点多,妈妈就又来了,我说怎么不多睡会,4点多才回去的,妈妈说,因为爸爸早早就打电话给她,她就起来了,给我熬了小米粥,里面有红枣和鸡蛋,还放了一些红糖,那是我们那里做月子每个女人都要吃的,即清淡又有营养,我也非常喜欢喝,记得小时候就喜欢跟着妈妈去看那些刚生完宝宝的人,因为可以到人家家里喝上一碗那样的小米粥,儿时的记忆很深刻,没想到现在自己也做了母亲,也喝上了属于自己的小米粥。妈妈那天来,脸色很不好,很苍白,就让妈妈躺在我的身边歇会,妈妈不肯,说让我好好休息,后来才知道,妈妈是那天晚上在产房外一直等,听老公说生了,又好久没有出来,她吓得要命,后来才想起来要给老公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父母年纪都大了,真的是经不住什么事情了。

妈妈来了,就换老公回去休息了。老公也熬了一天一夜,很辛苦,宝宝出生时,正好赶上老公升职总监,所以早上他回到家洗个澡睡了一会,下午还去了一趟公司,下午下班的时候请好了三天的陪护假,安心陪我们母女。

医院的整个流程是很完善的,两天的住院期间,对妈妈和新生儿都做了相关的检查,包括妈妈伤口的检查,宝宝的体温、听力以及打预防针等各方面都做了检查,每天早上护士还会抱着宝宝去洗澡。

宝宝一生下来胆子就很小,稍微有一点小动静都会吓得一惊,晚上她基本上还是很乖的,不怎么闹,不过有其他的小朋友一哭,他也就跟着哭。在医院住的第二天晚上,琪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基本上一整夜都没有睡,一直在哭闹,老公抱着她在走廊里转了一夜,还好宝宝后来回到家,月子里包括现在也并不是这样的,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

30号下午3点,老公办好了出院手续,我们就带着宝宝回家了。出院的时候,护士问你们宝宝叫什么名字呀,我说叫余诗琪,护士说,这个名字嗲得咧。嘿嘿。。。这个名字是我和老公在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如果是女儿就叫这个名字,而且我们一直期望生个女儿,这真的是如愿了。

琪琪出来了,我们的新生活也开始了,祝愿我漂亮的女儿能快乐健康!爸爸妈妈爱你。